龙洞网>健康养生>什么软件能押lol外围|李笑来没能回应一切

什么软件能押lol外围|李笑来没能回应一切

2020-01-11 15:44:47来源:匿名

什么软件能押lol外围|李笑来没能回应一切

什么软件能押lol外围,李笑来没能回应一切

7月12日是“币圈首富”李笑来的46岁生日,他在这一天接受了界面专访,题目是《李笑来回应一切》。两天后,文章正式发表并刷屏朋友圈。这个标题很有可能是媒体定的,但考虑到李笑来最近一段时间的动态,该专访的时机很敏感,不可能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产物。

之所以说时机敏感,一是因为李笑来刚刚被曝光了半年前的一段录音,引起圈内圈外的“极大反响”;二是因为他与币圈新贵陈伟星的互怼和互撕渐入高潮。所以,当朋友圈出现《李笑来回应一切》的标题时,不由得让人想知道李笑来到底如何回应质疑。

显然,这一次“首富”让人失望了。

先来说李笑来与陈伟星的“恩怨情仇”。据说两人相识于今年币圈大佬的一次酒局上,话不投机半句多,虽然后来也有联络,但基本认知的不同,就决定了二人只能形成陌路。

最初,二人的分歧主要体现在“学术方向”上,比如EOS的价值。但随着讨论的深入,就不可避免地指向一个根本问题:人设。

陈伟星质疑李笑来的第一条“罪状”,就是他根本不是什么“币圈首富”:

利用各种手段集资了很多币和钱,包括30000个比特币、INB的3亿人民币、BigOne上的BIG、ONE、PressOne等20多个传销币和空气币、多年来十几个法币公司的募资集资、支付宝拉群搞风利基金风利债权(几万几十万这样地向散户募资)等等,这些钱都是不合法律规范的集资,都是要还的!但他每次给人看的都是同一笔钱,根本不够还!

这还没完。在指出了李首富的资金来源之后,陈伟星进一步指责其把私募来的资金和比特币都拿去赌博了,还有名有姓地道出了这个比特币赌博网站的名字:Just-Dice.com。

这里要多说一句,Just-Dice.com于2013年6月由一位叫做dooglus的匿名开发者创建。在运行的第一个月,大约有43万个比特币在这个位于欧洲的网站上下注。这些比特币当时价值3800万美元,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换算一下,看看现在值多少钱。

而2013年还发生了一件事,就是李笑来同志借助华尔街日报和CCTV的报道,一跃成为中国“币圈一哥”。毕竟,即使放到当年,手握六位数的比特币也能让人迅速成为网红。

李笑来抓住了这个从圈内走向圈外的绝佳机会,在2013年募集了一支350万美元(约合2000万人民币)的基金,开始做产业布局。一路封神。

陈伟星的质疑点是,过去五年,李笑来凭借巨大的明星效应,到处站台并收取项目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售;欠下30000个比特币,并将募集来的比特币打入Just-dice进行豪赌;交易所BigOne、INB资本和募集资金的账号都混存其个人账号,虚构首富假象等等。

针对这些质疑,李笑来采取了两种打法:第一、只要陈伟星提及3万个比特币,就四个字回应:法庭上见;第二、你打我左脸,我打你右脸,即指责陈伟星不干净,不是快的打车真正的创始人云云。

一句话,李笑来的套路,其实就是避重就轻。重,就是不给出募资款的去向;轻,就是死咬陈伟星到底是不是快的打车大股东的过往经历做文章。剩下的,都云淡风轻地交给司法。

所以,即使这篇《李笑来回应一切》出来之后,也没有对陈伟星的不停追问有个了断,甚至只字不提。

这个问题重要吗?表面上看,它只关乎区区2000万人民币(是啊,对于今天的币圈富豪来说,可能算不了什么),但这其实涉及到贵圈一个基本价值观的问题:对待别人的钱,到底意味着合作,还是宰割?

这就又回到开头的第一个背景,李笑来年初那段录音的曝光。在这段录音中,李笑来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到“韭菜”二字,但在随后的媒体报道中,几乎都一边倒地把这个录音视为“币圈割韭菜指南”。

李笑来觉得自己很冤枉,所以在《回应》一文中,他不无感慨地说:

事实上我也从来没有提到“韭菜”这个话题,我也从来不做“割韭菜”的事,但是被扣上了这样的帽子。

李笑来的逻辑是:在传统股票市场中可能会有庄家和韭菜的存在,但是这在币圈非常难,因为币圈的交易是在二十四小时交易,全球有一万多个交易平台,一种币在多个交易平台都有登陆,所以做庄难度实在太高。

说了这么多、这么绕,其实就是一个意思:去中心化的资本市场不存在坐庄。

但还是在《回应》一文中,当记者问“既做交易平台又做项目是否涉及暗箱操作”的问题时,李笑来还是不小心给出了答案:

并不是我们想参与全产业链,而是因为我们是很早开始参与这个行业的,最初的时候行业很小,能干的事情就那么多,所以很容易全部尝试…… 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们的分工就出现了。

这段话的意思有两层:第一、币圈没有“坐庄”一说,但可以做局;第二、我能在币圈“做局”,是历史的必然,是时势造英雄……

李笑来当年赌没赌博,现在还无人得知;但一直以来,他眼中的币圈、链圈,就是一个“赌场”。录音里的话已经够清楚了:“只要有人信,傻X多了币也就真有共识了,接下来忽悠他们就行了。”把这里的“币”换成“赌场”,毫无违和感,像是赌场老板多年的经验总结。

有意思的是,李笑来的那段录音放出来没几天,网上就出现了陈伟星的一系列录音,每段时间都很短,似乎要把陈伟星打造成第二个“敢说脏话、能割韭菜的李笑来”。

但事后证明,这些录音都是经过移花接木而成。如果说李笑来录音的主题是各种爆粗,陈伟星的原始录音则是大谈特谈美国的金融体系、监管体制;如果说李笑来在录音里承认自己就是那个没穿衣服的皇帝,那么陈伟星在录音里等于说没穿衣服不怕,但不能把别人当傻子。

过去一年,币圈、链圈甚是热闹,但大多数时候是围绕币价的走势,如今终于让产业链的头部势力进入了话题讨论之中,这对于重新梳理和构建贵圈三观实在是好事一桩。

让赌场的归赌场,贵圈的归贵圈吧!